主页 > Q半生活 >冒牌生《慢慢会好的》:一场手术让我失去右眼的视力,留下一辈子 >

冒牌生《慢慢会好的》:一场手术让我失去右眼的视力,留下一辈子


序章──意外

经过一年的调适,我才有勇气面对去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。

,我在医美诊所做了玻尿酸隆鼻手术;那是一个体验推广活动,我拍照打卡替诊所做宣传,而医美诊所则提供我一年10万额度的疗程。

在这场手术中,我失去了右眼的视力。

记得当时,手术进行到一半,突然我的右眼视线变窄了,刚开始我还以为是眼睛肿起来,于是我问医师,我的右眼是不是肿了?

他跟我说,没有啊,然后拿镜子给我看。镜子里看起来没有异状,但右眼视野已经少了一半,我慌张地询问到底发生了什幺事。

当时的我并不知道,这样的手术,会有玻尿酸挤压视神经,或是误将玻尿酸打入视神经血管,导致失明的风险。更万万没想到,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我很紧张,开始呕吐、头晕、发抖,医美诊所替我急救,但没有用,直到晚上6点钟左右,我坐着计程车被送到内湖的三军总医院急诊。刚好遇到下班时间,我在路上塞了约40分钟,到了三总已经7点多了。

即便计程车塞在路上,我仍试图保持冷静,因为礼拜三在高雄还有场演讲。我告诉自己,高雄的演讲还是要去,放人家鸽子真的不行,那时我根本没有意识到会发生这幺严重──失明再加上鼻子溃烂,导致颜面毁容。

到了三军总医院以后,院方準备了半小时,让我用高压氧的仪器急救,希望可以靠高压氧修复我的神经。

40分钟后,三总的医师问我感觉怎幺样,我说,我礼拜三在高雄有工作,要去演讲,到时候会好吗?

他很严肃地告诉我,你还工作?你到底知不知道这个有多严重!

后来,我才知道玻尿酸随着血液窜流,除了眼睛看不到之外,我的鼻子瘀青也越来越严重,开始化脓流血,甚至溃烂。

于是,我赶紧通知了爸妈,他们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。妈妈看到我的脸、我的瘀青,她好难过,但又强忍着不哭。

她看着我的鼻子和脸上的伤口一直问,为什幺脸开始溃烂?到底是怎幺了?

她问医师,我儿子的眼睛看不到了,以后会好吗?

可是,没有人可以给她答案。

我在三总住了10天,真的很感谢他们护理人员的细心照料,但我的眼睛还是没有救回来,这期间也到亚东医院做视神经的检查,但右眼都已经无光感(注1)了。鼻子的伤口持续溃烂,外表开始结痂,看到镜子,自己的脸都是瘀血,我都认不得我自己,心里很难过,不晓得该怎幺面对。

住院时都是妈妈照顾我,她时不时的问我,以后怎幺办?会好吗?

那时候的我根本不敢回答她,我甚至连照镜子的勇气都没有,只能反覆的安慰她还有自己,结痂掉了就好了。

在外人面前,我都说自己没事,但实际上,眼睛只剩下左边看得到,没有焦距,每天开门,我都找不到钥匙孔。

生日的时候,朋友们为了要让我提振心情,帮我办了庆生,可是我甚至没办法替自己点上蜡烛。

工作上,我还会去演讲,还有发Instagram的照片,好像看不出有什幺异常,但事实上,那段时间我根本不敢面对自己的脸,照片都是远远的拍,我不敢开直播,不敢录YouTube,我不敢近距离地看自己的脸。

身旁几位好友会鼓励我,要怀抱希望,以后会好的,我都会谢谢朋友的好意。然而这些表面上的乐观面对,其实只是不想让身边的人操心。事实上每次演讲时,我都默默的担心,这些观众会不会觉得我的脸很奇怪,我害怕别人把我当作残疾人,从此以后用异样的眼光看我。

那一年,我甚至不太敢关灯睡觉,我怕灯一关,明天是不是就全看不见了。

我也真的很对不起妈妈,自从发生事情以后,接受我的负面情绪的都是她,她也承受非常大的压力,除了陪我面对繁琐的行政程序之外,还得照顾我的伤口。她担心我的脸、我的鼻子、我的眼睛,她说这份担心是一辈子的。

记得有一次,她问我,你是不是觉得妈妈把你生的不够好,你才去做医美?

我听到她的话好难过,其实我从来没有这样想,我只是希望自己的鼻子可以变得更挺、更好看,但我不知道,付出的代价竟是右眼失明,鼻子疤痕挛缩,额头留下一道永远的疤痕。

我永远记得她在我面前强忍着眼泪的模样,我觉得自己好不孝,让自己受伤,让家人的心也受伤。

我纠结了整整一年,到底要不要把这件事情讲出来?

我知道,如果我不讲,这件事永远都是我心中过不去的伤痛,所以我决定讲出来。

因为这场手术,我的人生留下了一辈子的痛。

右眼失明是一辈子的事情,脸上的疤痕也是一辈子的事情。

鼻子重建手术,从2018年2月开始到6月,做了4次手术,9月还要再进医院。鼻子重建的手术到截稿前都还没有结束,我几乎每隔3个月就要进一次医院做全身麻醉手术,再次微调鼻子和额头。

事情发生后,很多人关心我会不会好?

我不想骗自己,我很清楚知道再也不会好了,眼睛不会好了,疤痕不会不见了,那幺我必须要学会跟这些伤痕共处。

世事真的很难料,我们谁也不知道什幺时候意想不到的状况会发生。

最后,我想说,我没有想像中的坚强,我的文字也是在鼓励自己。

如果你也跟我一样,遭遇到一些难过的事情,你不必强迫自己坚强,当你承认自己是脆弱的那一刻会比较好过。

一只眼睛看不到以后,我遇到很多善良的人,在我脆弱无助的时候,鼓励我,给予我帮助。也许老天让我留下一只眼睛,是为了让我看到世界善良的那一面。

注释

    视神经彻底丧失对于形状和可见光的感知能力,代表全盲。
书籍介绍

《慢慢会好的:学着与负面情绪和解的600天》,时报文化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联合劝募。

作者:冒牌生

或许,故事的下页截然不同,可是我们都必须先要有翻页的勇气。青年励志作家,历经伤痛,重新找回人生之作!一切的痛,在爱的疗癒下,慢慢会好的。

「这一天,我的人生彻底改变了。」

这一天,31岁的冒牌生因为一场医美手术,失去了右眼视力,脸上也多出了抹不去的伤疤。历经一次又一次的重建手术,在自我怀疑中徬徨打转,让他坚持下来的,是一句「慢慢会好的」。他告诉自己,用「未来」的角度思考,就可以从容地面对「现在」;接受人无法在一朝一夕间改变的事实,才有余力去处理那些负面情绪,就算现在的你感到再无助,也能持续地往前走。

在书中,冒牌生将分享,每当负面情绪来袭时,他用哪些方法让自己重新振作,又如何藉由这个挫折,重新认识自己。透过抽丝剥茧地记录自己和负面情绪相处的过程,希望看到这本书的人,在面对自己负面情绪时,知道自己并不孤单。

献给每一位,期盼雨过天晴的读者。

冒牌生《慢慢会好的》:一场手术让我失去右眼的视力,留下一辈子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