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Y潮生活 >一个文化符号聚合互动的场域,一家有主题曲、共同创作而成的书店 >

一个文化符号聚合互动的场域,一家有主题曲、共同创作而成的书店


一个文化符号聚合互动的场域,一家有主题曲、共同创作而成的书店

书与青鸟,在複杂纷乱的尘世中,从书本的青鸟进入灵魂独处的世界,思考书跟现实的连结、人和作者的知识脉络并深入自我,从中谱成一幅澄澈灵魂的意象。书店原始建筑的三角形窗,传递一个人无法独自生存的,需与大自然孕育共生,青鸟能穿越其中并互补于不同层次里,在面临世俗环境中始终坚守信仰。让阅读重新定义自己的灵魂,让书店因独立而自由。

青鸟书店大概是台湾第一家有自己主题曲的书店?在书店开幕晚会初次听到派西丝的现场演唱,很好听、疗癒。

从过去经营阅乐书店到开创青鸟,蔡瑞珊与张铁志(阅乐总顾问)越走越清晰的,是一种对「书店」的不同想像──从传统上,一种「存放展示书籍,供读者购买的实体场所」,转而强调书店作为为「文化符号聚合、互动的空间节点」。

两个书店,分别坐落于台北最重要的两个文创园区、最具特色的建筑。阅乐是松山菸场过去的育婴室,美丽的日本时期木造建筑,坐落在昔日的菸厂主体、新盖的台北文创,与优美的生态湖之间;青鸟是华山少有的新建筑,建筑师邱文杰在屋顶留下的三角窗,赋予这个十八坪的立方空间强烈的个性。

光是「地点」与「空间」的个性,就已稳稳把这两个新崛起的书店,稳稳地摆放在文化市民/旅人不可能错过的位置。再加上,经营者还在既有的实体空间上,增添不少可被传颂的「故事」──例如阅乐合作引入伊藤笃臣的咖啡,或是青鸟角落安置的古董钢琴、贩售的茶,乃至这一首刻画态度的主题曲。

而在另一方面,这个抉择也折射出,主事人把「书店」放在更大的空间场域(园区,乃至于这个城市),思考其作为其他文化活动触媒的可能。昨晚我听到苏民谈到,青鸟如何透过改变人的动线,成为「活化华山二楼空间」发动机的可能,不禁小小震颤。

除了选址,阅乐与青鸟也展现对书店「内涵」的不同思维。

阅乐期间,蔡瑞珊邀张铁志担纲选书、策划一系列活动,把新书店打造成台北重量级文化活动节点,并在每场活动搭配推荐书,带动参与者对书的关注。开创青鸟后,她组成一支涵盖李清志建筑师、Buzzorange 的总编张育宁、沃草林祖仪等人,担任不同领域「选书人」──相对于有限的陈列架位,清楚传递一种态度:这里只放精选过的书。而各种系列的活动,也正渐次组织展开。

这些知识人与活动带来的关注,让两家书店在当前以社群网站框架的媒体地景中,有相对于其实体藏书量「不成比例」的高能见度;也让其选书,能有更多被引荐的形式。

书店办活动当然不是新鲜事。早在连锁书店崛起的年代,就常见书店办活动。但当年,仍以卖书为主,活动是点缀;是到了独立书店年代,才出现像是洪雅书房、灿烂时光这类作为「活动节点」角色大于书籍贩售的「书店」。

在我眼中,阅乐跟青鸟是这个发展趋势的新型态体现──这两个「书店」中,不只是活动交流的意义高于书籍贩售,而是书籍本身,更进一步「消融」成为这种文化符号汇流的「某种」载体。书影与内容抽引,穿插出现在现场朗读、对话、直播、活动报导;边界更形模糊。

青鸟在尝试的,似乎是重新丰富对「阅读」的想像,并悄悄改写「书店」定义。

只是这种对传统重界定的尝试,终将无法免于诠释上的拉扯。当有人将其视为书籍生命的延伸,也可能有人质疑:这是对书藉意义「花瓶化」的解构,而少对书传统的敬意。

青鸟书店店长蔡瑞珊说:

这场开幕,是我对于阅读形式里的一种新演绎方式,从里,任明信和夏夏的诗,搭配上钢琴手爱德华与派西丝的音乐,从全新创作的青鸟之歌:里疗癒动人的灵魂,和华山主人王荣文、都市侦探李清志与公民反造者苏民的建筑论坛,大家正与我一同诠释对于「青鸟书店」的未来想像。每段诗语、文字和建筑语言,构筑出的正是所有人心目中理想的书店样貌,也是未来青鸟要达到的目标。

所以这将是台湾首间共同创作的书店──「青鸟书店」

曾柏文

英国华威大学社会学博士,端传媒评论总监、曾任 CNEX 纪实频道编辑室总召、udn global 转角国际筹备总召、udn debate 相对论主编。曾任新加坡东南亚研究院 (ISEAS) 与荷兰国际亚洲研究中心 (IIAS) 博士后研究员,并曾于东海大学与逢甲大学任教。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